2013年12月22日。星期天。冬至。Aktau。

Aktau时间早上8点01分。马来西亚时间,早上11点01分。

今天是冬至。今天早上的你,也许正在尝着热腾腾的汤圆吧。我在异乡,处在一个沮丧的心境里。Aktau这个城市,让我几乎疯掉了。刚刚收到一位朋友发来的简讯,就四个字“坚持…… 加油……”。从昨天一下火车到今早被压抑在内心的情绪,都突然涌出来。这个冬至的早晨,我哭了。

昨晚住入酒店后,我就打了通长途电话回给晓翠,请她帮我找些资料,然后再和她发泄我的部分情绪。有一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转,“干嘛?干嘛我一个女生要去走这么难走的路啊?我是疯了吧?”。在资金和精神上,我到底还能不能撑下去?要不要干脆买张机票直接飞往Brussels就好了?这样也不用那么贵吧!

可是,一路走到今天,166天的两万多公里的路。就剩下最后一段就抵达欧洲了。我真的没理由不坚持下去。那条是唯一路,我唯有走下去,别无选择。只要我选择飞行,后面走过的那些路就枉走了。

早就预了从Kazakhstan的Aktau到Azerbaijan的Baku这条路难走。Aktau这个城市也被西方的背包客称为“depressing city-沮丧之城”。这个称号是我在经历着一番沮丧时,从之前下载的一分资料上看到的。通常来到这里的人就只希望赶快处理好事务,然后离开。

我必须在这里办好Azerbaijan的过境签证。办证的时间是一星期,顺利的话12月31日可以领签证。然后,在等那无确定班期的货船往Baku去。预计我可能要在这城市呆上两个星期。如果这是Bishkek,那肯定没问题,我也挺享受那样的生活。但是这里不是Kyrgyzstan,这里是Kazakhstan。这两个国家的人,风情,消费都很不一样。

在Shymkent往Aktau的火车上和一般平民老百姓相处的还不错。他们都很亲切,人很好。可是,昨晚一踏出火车站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LP的资料显示,从火车站前往Aktau市,约12公里的的士车资是500KZT。火车上的朋友也告诉我从火车站到市区的车资是500KZT。可是,到了站外,的士佬就开了2000KZT的天价。我坚决地表示,我只要500KZT。结果,他不愿意载。接着迎面来了另一位的士佬,打开车尾箱,指示我把行李放进去。我问他,“Skol ko?”。他回复,1000KZT。算了,我只好走开。

在途中,我真的很痛恨这些“守株待兔”式的的士。他们只会在那儿等,遇到上钓的人就开个天价,大力地坑爹你一番。

结果,我上了105号公交车。这公交车没有到Mikrorayon3,只有到市区附近。好心的票务阿姨指示我该在哪里下车,再告诉我从这里到Mikrorayan3的的士是300KZT。我下站后,她还帮我呼唤了对面的的士。结果,开价1000KZT。又是一班“守株待兔”式的的士。后来,我在路边接了一辆车子,车资300KZT,顺利抵达酒店。

以上所谓的“的士”都不是正统的士。都是一般的私家车。在Kazakhstan的街上,只要你把手拿起,都会有车停,可是都是要钱的,不是hitch+hike。

Kazakhstan真的是中亚消费第一贵的国家。2000KZT一晚的酒店,我已有心理准备它的状况不会很好。怎知,比我预计中的差还差。就在这时候,所有的不平衡都涌出来了。

  

昨天深夜,晓翠发了个简讯给我,告诉我别担心,我两个弟弟会把我给撑着。她说,因为他们都爱我。

Aktau时间早上9点40分,天亮了。希望我的心情也会跟着亮起来。

  • Twitter
  • del.icio.us
  • Digg
  • Facebook
  • Technorati
  • Reddit
  • Yahoo Buzz
  • StumbleUpon

Related posts: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Set your Twitter account name in your settings to use the TwitterBar Sectio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