喀什的小孩是我見過最最最可愛,最天真無邪的小孩。
喀什的小孩是我見過最最最快樂的小孩。

喀什給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那裡的小孩。

我是個不愛做功課的旅人,其實到喀什之前我都不曉得有這樣的一個綠洲城市。常常說,“走到哪,玩到哪。人生又何必在意錯過了那一個景點呢?要遇見,終究會遇見。”但是,畢竟我終究還是個無知的旅人。

喀什(Kashi / Kashgar)原本不在行程之內。因為辦理哈薩克斯坦的簽證需要較長地時間,而中國簽證即將到期,所以在一位西班牙朋友地建議下,臨時改了行程,往喀什的方向去,然後在由吉爾吉斯坦進入哈薩克斯坦。我還蠻喜歡這樣的驚喜,走一段從未想過的旅程。

載借一段維基百科的資料: 喀什市(維吾爾語:قەشقەر,拉丁维文:Qeshqer),是中国最西端的城市,舊稱喀什噶爾,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一。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南部喀什地區,帕米尔高原和塔里木盆地的交接处。

喀什几百年来一直是新疆南部的第一大城,是天山以南地区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交通和军事中心。即使在整个中亚地区,喀什也是一座地位非常重要的城市。它是古代丝绸之路北、中、南线的西端总交汇处,历来就是中西交通枢纽和商品集散地,贸易非常发达,有“巴扎(集市)王国”之称,当地有俗语“五口通八国,一路连欧亚”

這是我在經歷了一場中亞洗禮以後才了解的喀什。

從烏魯木齊乘搭火車往新疆的西南部出發,大約1400公里的鐵路,睡了多久,我自己也不太清楚。一路來的火車遠征,已經把我的睡功訓練到八段強的武功了。我的睡功有如輕功,上到臥鋪輕輕一躺下就昏昏的睡了。一直到遠處傳來便當的賣叫聲,才緩緩的爬出睡袋,買個便當填飽肚子。然后,又继续睡。

這一次的旅伴是來自日本的Miho和Ken。都是在烏魯木齊青旅認識的朋友。原本大家都是往哈薩克斯坦的阿拉木圖(Almaty)走。後來也不知什麼原因一塊轉移了路線往西南方的古絲綢之路走。幸運的是,我有了兩位旅伴相陪。

抵達喀什,天色是亮的,我不曉得正確的時間是幾點。喀什跟北京雖然相差了幾個時區,可是全國卻統一用北京時間。喀什站是西端的最後一站,到站时不必趕腳,可以慢慢的拖著腳步下車。這是冬天,十一月末的初冬。踏下車廂,迎來的是冷冷的風。我站在火車月台,等待另一個車廂的Miho和Ken。不一會兒,就看見他倆帶蒼白臉色,背著大大的背包迎面而來 。

「睡得還好嗎?」我問
「不,Ken有點不舒服,肚子搞砸了,一整天下來都沒食物進肚。」
「那我們趕緊先到青旅吧!」

走出車站,面臨的是一場文化的衝擊。這裡是喀什,我仍在中國境內,可是這裡一點也不像我印象中的中國。是我的知識太狹窄了吧。對於這一片大土地的認識真的是微不足道。

眼前的這些人是維吾爾族,信奉伊斯蘭教,一般都以維吾爾語交談。大多數的成年人都只說維吾爾語,只有上學的小孩有受漢語教育,能說得一口流利的漢語。

火車站外站著一位樣子俊帥的維吾爾男士,手裏捧著一束鮮花和一個小娃娃。看著妻子和女兒從車站裡走出來,興奮地上前迎接。把娃娃送給前世情人,再把鮮花獻給這一生的至愛。我笑了,這是個多麼美麗的畫面啊!

每一次走出車站,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一窩蜂擁上來的出租車司機。想要避開他們最好的方式就是假裝聽不明白他們的語言,迴避所有的眼神,一直走出第一層的包圍。然後再打量該怎麼樣進城。通常,離車站的出口越遠,司機開出的車資會比較便宜。這也省下我討價還價的精力。

IMG_3380

一位悉漢語的維吾爾男士為我們找了一輛出租車,談好價錢,人民幣20。我們把行李放進了車廂,坐上了出租車,可是師傅卻站在外,一直不開車。等了好久。原來,他見我們只是三個人,想湊多一位客人才開車。總是要老娘我耍一下脾氣,他才甘願要開車吧?

我假裝兇狠,走下車,告訴那位會說漢語的男士,“師傅要是再不開車,我們就上另一輛出租車!”。接著大步的走向Ken和Miho,對他們說,“走,我們大另一輛。”然後,再假裝要從車尾箱拿出背包。

這一系列的假裝下來,師傅馬上給我們開車進城了。

其實,我們都累了。車子離開了火車站,往城裡開。一路上的景,都是黃黃土土的顏色。房子是土黃色的,樹木也是枯乾的土黃色。車道也是被鋪上一層薄薄的沙塵。眼裡的一切一切,彷彿是電影裡回到舊時光的片段。螢幕裡呈現的每一幕都是黃黃舊舊的感覺。可是這種色彩是最接近地球的原本面貌,Earth Colors。所以有一種down to the earth的感覺。

我们住上的帕米爾青旅,就落在新疆最大的清真寺,也是中亚最有影響力的三大清真寺之一的艾提尕爾清真寺旁。只可惜,在喀什的這幾天都沒碰上星期五的禮拜日。沒能看見這中亞最有影響力的三大清真寺之一的壯觀禮拜場面。

經營青旅的是漢人。管理員小伙子好像是來自成都,憑我微薄的記憶,他好像是來自成都,都是旅人。游啊游,就在這裡暫時落腳生活。其實這樣的日子也很好,每天招待來自各地的朋友,結交各省各地甚至是各國的旅人。聽不一樣故事,也敘說不一樣的故事給各方旅人。他知道我來自馬來西亞,就很冒昧的問了一句,“聽說你們那排華?”
“有嗎?我還挺多異族朋友,我們都過得很和諧呢!”我說。
“是嗎?新聞上是這麼說的。”他回答。
“也許是媒體的錯意吧!”我對他笑一笑。

帕米爾青旅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那個活動廳。靠著牆的一邊有個書架,木製的書架。架上擺滿了滿滿的書籍,不同類型的書籍。書架旁是維吾爾式的擺設,一個平台,一塊毯子,一張茶桌,幾個墊枕。牆上是一幅喀什老城區的壁畫,色彩是土黃色。幾位旅人坐在那閒聊。比起外頭的冷天氣,這裡是溫暖的小窩。

650__pic_2_140408132115

帕米爾青旅的活動廳

管理員善意提醒,房間裡的地板都是墊熱的,如果覺得不舒服或太乾燥就多喝開水就行了。我還是第一次走進這樣的房間。地板都是溫熱的,不穿鞋子還會感覺有點微燙,今晚的睡眠應該會是暖暖的。

天色轉暗,肚子響起。這時候已經是晚間九點了,是時候出去覓食了。喀什的夜市美食多,滿目琳琅的美食沒一樣是我叫得出名字的。現拉的拉麵,蓋上熱騰騰的牛肉湯汁,難怪Ken的胃口也跟著大開,不再為昨夜的腹瀉而折騰。日本人吃麵條的樣子,真可愛。就好像要把麵條一口氣的吸進嘴裡。我要了一份鷹嘴豆,一份炸魚,再來一串烤羊肉。羊肉上灑滿香料,植物的辛香味把動物的騷味暖和了,炭燒和火焰把這味道昇華了。 我的唾液也在嘴裡翻滾了。這是什麼滋味?這就是最樸實,沒有添加劑的人間美食啊!

在黃黃塵塵的綠洲,初冬的一個夜晚。這一夜,我很飽暖。喀什的第一個夜晚,是美好的。

2013年11月,新疆 喀什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日本人吃麵條的樣子很可愛!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進入下一個狀態的動物。自此以後,稱之為食物。

  • Twitter
  • del.icio.us
  • Digg
  • Facebook
  • Technorati
  • Reddit
  • Yahoo Buzz
  • StumbleUpon

Related posts: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Set your Twitter account name in your settings to use the TwitterBar Sectio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