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月5日. 冬天的码头.

有些路,
一生人就只可能会走那么一次。
那些路,
既然选择了就只能继续走下去。
这些路,
如果要完成它就要付出和牺牲。

这是我的选择。
我只能换个心态,去珍惜、率真地感受这一段也许只会走过那么一次的路。

2014年1月2日,等了12天,渡轮終於到了。這一天,在幾番奔波來回旅社和船務公司,我終於买到了船票。购票时,票务人员告诉我渡轮将在当日23:00启航。原以为当天晚上就可以离开这个让我忧郁了一阵子的城市,满怀欢喜地在20:00就抵达Aktau码头就绪。可是无料到,我却在这候船室睡了3个晚上。

是的,我在这候船室的钢铝凳睡了3夜。夜晚就只有我和几位夜间员工。但他们都在办公室里办事,就只有我在候船室。唯有在第三个夜晚,来了一位看似流浪汉的中年男人。

罢了五长凳子。这就是我三天的床!

我真的没想过旅途中会有一段这样的插曲。虽然这样的情景还不是我的极限,可是我从没意料到我会在码头睡3晚。

距离我抵达码头的时间已经有62小时了。这次我倒是很平静。很平静地在这等待。对我而言,这里总好过我在那酒店狭窄、磁场不那么好的空间那种无望的等待。

刚抵达码头的那个夜晚,值班人员检查了我的船票。然后告诉我说,由于码头太忙,渡轮到了却无法靠岸,今天走不了,可能明天才能启航。听到了这消息,我的内心出奇的平静,欣然的接受。心想,好吧,那就在这儿等吧!反正是有船的,只是码头工作与程序太繁忙,所以无法按时出发。

我担心的唯有是我的食物供应。因为我只准备了约24小时的食物。这里一带都没有餐厅或小卖部。所以不可能买到食物。原本预料只是等多一天,怎知一待就待了3个晚上。

还好这里的员工都很好,都会给我一些咖啡、饼干、巧克力、酸乳酪和水果充饥。加上我现有的食物,慢慢地吃,还是挨过了3天。在这寒冷的冬天,这些温情就如雪中送炭。

前两个夜晚,我还睡得蛮安心。毕竟没人总比有人安全多了。第三天来了的那位流浪汉则让我挂心了。

话说,下午他进来后就向我叽里咕噜了一番我听不懂的语言。我向他表示我听不明,然后就带上耳机,不理会他。之后,他走近我,向我要钱。这举动惊醒了我的防备心。我以很不友善的眼神和表情回复“没有”。 接下来的叽里咕噜我更加不理会。我宁愿让他觉得我不友善,而跟我保持段距离。这是我唯一可以保护自己的方式。

入夜,就我和他在这候船室里。我当然无法安心的入眠。一直不敢躺卧下去,担心他又会突然走向我。就只是靠着背包歇一歇。

凌晨一点钟的服务台还是偶尔有人来。有时是办事,有时是码头工作的人上来寒暄几句。

这时来了位俄罗斯汉子。我不确定他来自那个单位。就看他拿了一些文件进来,然后和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很熟。他办完事后,走向我。告诉我应该凌晨3点钟会启航。然后,邀我去吃点东西再回来准备上船。

我以为他是码头管理处的员工,想都不想,一听到吃就马上背上小背包跟他走。

他把我载到一个船运货柜改装成的房子。进到去,才知道这是他的办公室兼宿舍。里头住着几位男人。都是在码头工作的人。

进到屋内,那俄罗斯汉子就给我烧开水冲茶。然后再从冰箱里拿出一大碗面条,盛了一碟再弄热给我。他把他的室友都给我介绍。虽然听不懂他们再说什么,可是我相信我的直觉。他们是友善的。就看在我已经在候船室睡了两个晚上,所以就想带我去吃点能够饱暖的东西。

凌晨1点半,难得的一份正餐。

俄罗斯汉子还一直给我更新渡轮大约几时启航。然后告诉我可以在床铺上休息一会,4点钟会载我出去候船室。

一个陌生人突来的热情,的确让我有点担心。原本以为简单的到外用餐,现在却被招呼到男人宿舍来。还叫我上床休息。试问,如果你是一位独自在外旅行的女生,你敢吗?我有顾虑,可是还是有在那温暖舒适的单人下铺上歇了一小时多。四点钟,闹钟响了,我把对面床位的俄罗斯汉子摇醒。他叽里咕噜了一些我不明白的句子。然后,安全的把我送回管理处的候船室。

我又遇见了亲爱的路人。我只能衷心的向他说一句“spasiba”。谢谢你,亲爱的路人。

一个流浪者,
流浪在里海的码头几个晚上。
伴着她的是陈绮贞的流浪者之歌。
每一句“撑着我”,都为脸上添加一份微笑,一份信心。
这种境界,简直是直呼过瘾!
还有什么比这体验更优美?
幸运的是,我拥有过。

  • Twitter
  • del.icio.us
  • Digg
  • Facebook
  • Technorati
  • Reddit
  • Yahoo Buzz
  • StumbleUpon

Related posts:

Tagged with: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Set your Twitter account name in your settings to use the TwitterBar Section.